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最好的鹰煞单职业,办法是忘掉他

        是吗?德·玛里尼说经典传奇之诡异村庄76人暴死。埃克西奥尔点点头,那团黏液没抓到我们,但洛克斯佐尔的咒语却把他自己变成了牺牲品,他如此恶毒的咒语带来了报应,现在黏液正在追赶他……无处可逃?莫利恩满怀同情地问。没有,埃克西奥尔摇摇头,黏液一定会追到底直到吞掉他,就像它会吞掉我一样,幸亏你们救了我。大家都沉默了好久,莫利恩说:我感觉他是比较凶狠,但毕竟他还是人。这种死法未免太残酷了一些。为了正确评价这件事,也为了改变一下气氛,德·玛里尼说:就像埃克西奥尔指出的那样,洛克斯佐尔是咎由自取,最好的办法是忘掉他,毕竟他已经死了一百万年了。

        也只能这样了……你是怎么卷进去的?当他们平稳地飞行时,德·玛里尼问埃克西奥尔。说来话长。埃克西奥尔说。告诉我吧。埃克西奥尔耸耸肩,我还是个男孩时,他开始了讲述,师从费托尔·乌尔;他在暮年一直在寻求长生不老——我们都是如此——并且成了一些巫师谈论的话题。一天早上我去叫他起床,发现他在床上化成了一堆绿色的灰土,好像一个人的形状,他的戒指套在灰状的‘手指上’,还有魔杖,我想拿起来的时候,也化成了灰尘。后来我又师从米拉克里昂,时间很短,为了看看我是否有价值,他派我去找一样东西——找一本久已失踪的魔法书。我成功了——很勉强!作为奖赏:米拉克里昂把他的城堡给了我,并让我当了后来成为胡姆夸斯国王的摩加特的术士——他同样也在寻求长生不老!很奇怪人都想永远活着,啊?德·玛里尼很勉强的笑了,然后点点头,有些人想放慢时间,他说,另一些人却想加快时间!嗯?噢,是的!你们的时钟飞船,当然,非常有趣!埃克西奥尔接着说:后来,我也同样感到了岁月的压力,除了我,胡姆夸斯已经废弃了,城市腐蚀了,时光如梭,自然而然——也不太自然——我也开始寻求长生不老,我去了萨拉穆恩,希望能找到米拉克里昂,因为他的魔药、药膏和活力之泉可以使岁月倒退一些,但不是全部倒退;也许到那时他已经发现了其中的奥秘,也许还会让我分享,我是这么想的,但是在萨拉穆恩,当我找到米拉克里昂的高塔,发现它也已成了废墟,地基旁是米拉克里昂的断骨。